皇冠体育备用网址

邮箱登录 万博体育网页登录 | 加入收藏
皇冠体育备用网址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走进曙光男科以后

发布时间:2017-04-22 19:13
 
走进曙光男科以后
 
                                                                                    
 
        结婚以后,也不知啥时候得了一种病,说是病吧十来年了也没死,说不是病吧发作起来还真难受。每当睡觉之际,腹部便发胀,晚上即使不吃饭,腹胀依然。这病也怪,白天即使你睡一天也没事,晚上不睡也没事,一睡就腹胀。
 
       开始我不去理会,胀就胀吧,反正胀不破。再说了即使胀破了又如何,男人都是没心没肺没肝没胃,肚子里除了花花肠子,其他啥也没有。
 
        后来实在是支持不住了,因为腹胀严重影响了我的睡眠。每天晚上我辗转反侧起承转合,看到我在工地上萎靡不振,有工人开玩笑问我晚上是否去找大姐的妹妹了(小姐),我只能一笑置之。
 
       不能坐以待毙,因为我还年轻。我向经理请了一天假去医院看病。在威海治疗男科疾病比较有名的要数曙光男科了。
 
       一走进医院的大门,立即有一位穿着职业裙装的迎宾小姐款款向我走来。脚步碎碎的,脸上翠翠的,声音美美的,肌肤水水的,眼神媚媚的······仿佛有一双无形的纤纤玉手牵扯了我的灵魂,我亦步亦趋。衣袂微动中我能闻到一股曼妙的香味。
 
       迎宾小姐把我领进一间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温馨小屋,转过身来对我莞尔一笑,这一笑让我的理智全体下了岗,我瞬间双腿发软双手发麻双耳迟钝双眼迷离······再度睁开眼睛时迎宾小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穿着白大褂烫着黄毛的老女人。我愤怒了,这不是挂着羊头卖狗肉吗?
 
       “到上面躺着。”老女人指着墙角上的一张床向我温柔地说。
 
        天哪,不会吧,光天化日····除了孩他娘,我这可是第一次······这是什么医院······
 
       我麻木地躺在床上,面对着这个老女人心里却想着迎宾小姐。没办法,只好移花接木了。
 
     “裤子往下脱一脱。”老女人又温柔的命令着。
 
        我如同行尸走肉,机械地服从着命令。可怜我堂堂七尺男儿就要被一个老女人非礼。我不忍心看她的脸,那是一张阅人无数同时又被无数男人所阅的脸。真是蓝颜命薄,怎么摊上这么个资深女人。
 
       我紧闭双眼任其摆布。感觉中老女人把一种冰冷的胶状物体涂抹在我的肚皮之上。这个老女人,你玩我就玩我吧,我忍气吞声就是,这么大岁数了你别玩什么花样了。这时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过后,紧接着一件冰凉的圆状金属物体在我的肚皮上面游弋着。我的亲奶奶呀,你这唱得是哪一出戏呀,你想玩死我呀!
 
       这个老女人不紧不慢地拿着圆状金属物在我的肚皮上游走着,一会上一会下一会左一会右······马走日象走方卒子一去不回乡······这个老女人该不会是一个人在走象棋吧。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老女人温柔地喊我起来。我如遇大赦,一个鱼跃跳下床。好险,你说我这颗东方明珠沦陷于这个黄毛老女人手里该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这时迎宾小姐又回来了,笑语盈盈地领着我又进了一间屋子,屋子里坐着一个穿白大褂道貌岸然的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脱下我的裤子查看了我的枪支弹药,真不要脸,这玩意你自己也有,却偏偏看人家的。看完以后又把手伸到我的后面······真恐怖,遇到同性恋的了。这个医院穿白大褂的全是变态。
 
        把我好一个折腾,要我去交费。一看单,傻眼了,1000多元。正要发作,看到迎宾小姐风情万种地看着我。唉算了。1000多元买伊人一笑,值!
 
        迎宾小姐拐弯抹角又把我领到一间小屋,屋里摆着一张床,床边是一台小机器。迎宾小姐走了以后进来一位穿白大褂的女孩子,这位女孩子顶多20岁,羊角辫雄赳赳,小脸蛋娇羞羞,大眼睛乌溜溜······能把这么普通的白大褂穿得如此玲珑有致,看来胸中自有丘壑。
 
        怎么又要脱裤子,还要脱到膝盖以下。天哪,在如此美艳的女孩子面前别考验我了,我不是刘胡兰,我是君若蓝------的娘家哥哥。
 
        穿白大褂的女孩子和那个老女人的玩法不一样,她把宝宝喝酸奶用的吸管插进我的下面,不过这个吸管比宝宝喝酸奶的吸管要长,另一端通到小机器里面。这时小机器嗡嗡地响着,不过响了半小时机器里面也没有酸奶出来,却把我的尿液快引出来了。正在痛苦万分之际,穿白大褂的女孩子走进屋子把吸管拔了。我赶紧跑到厕所,酣畅了我所有的痛。
 
        第二天,穿白大褂的女孩子另辟蹊径,从我的后面插上了管子,并且往里面灌注了一种暖融融的汤液,我成了灌汤包。灌完以后依然开动小机器,只是小机器里面依然没有酸奶出来。
 
        去了能有一个星期,穿白大褂的女孩子依然每天脱我的裤子,依然每天要我喝酸奶,依然每天什么也没喝到。酸奶没喝到不要紧,却把我的下面弄得一小便就痛彻肺腑。
 
        一个星期下来,7000多元没了。腹胀没治好,却把我的腰包胀治好了,原先胀鼓鼓的腰包,瘪了······
 
        治疗没有效果,孩他娘把我好一个奚落,直骂我是吃饱撑的。我理屈词穷再也不敢继续治疗,那是无底洞呀,一天1000多元,不仅小便痛心也跟着痛!
 
       连续两天没有去医院,迎宾小姐那嗲死人的声音及时地轻柔地按摩着我的耳膜:蒲先生你好,这两天怎么没有来呢?如果放弃治疗,就会前功尽弃。(如果不放弃治疗,我将会倾家荡产。)
 
       威海有一个曙光男科,真是曙光,把你的钱“数光”以后你就可以出院了。唯一的收获就是梦里经常出现那位巧笑倩兮的迎宾小姐,还有那位只会插吸管却没放出一滴酸奶的白大褂女孩。